《房東路德维希》(其實是個杯具)

http://mathildasdoubel.deviantart.com/art/Hausmeister-Ludwig-151382722?offset=10#comments
作品名稱:Hausmeister Ludwig
原作者:MathildasDoubel(這姑娘的文很贊T AT,下一篇準備譯她的《提前五分鐘》)

云咩扔來看的一篇土豆妞寫的同人,一邊看一邊笑得滿地滾。設定是一棟大房子,每層有好幾個2室或3室的單獨套間,各族人民混居XD。無CP,方言醒目,肚片兒十二指腸甚至盲腸他們都出來了!!而且各個都很鬧騰(揍
基爾伯特=勃蘭登堡設定,看這篇文前建議大家先去看看wiki上的土豆地圖,否則州名和城市名稱可能一時半會反應不來,更別說neta部分(下薩克森姑娘喲~~~)
PS to 云咩:抱歉關於小薩爾藍我一開始弄錯了otz,他和漢堡沒關係(揍

因為土豆家方言太可怕,尤其是拜叔那一口帥氣的Bayrisch,我都是靠拼讀蒙的……
所以不保證譯文絕無Bug………

PS:老規矩,轉載禁止
《房東路德维希》


怎么會這樣!竟然沒能見到那傢伙!

也許他真該心存感激,因為以往每次來到基爾伯特的住處,雖然都沒待很久,但起碼還能見到彼此。

可他的房子里現在空空如也,連哥哥的影子也看不到。他們倆以前一直住在一起,以至於當路德維希聽不到基爾伯特的聒噪聲,鼾聲以及和別人的吵架聲時,他會不自覺的感到孤獨。

路德維希不得不承認,比起其他所有人,他更想念基爾伯特——但他只能把這話藏在心裡。因為薩克森(Sachsen),薩克森安哈特(Sachsen-Anhalt),圖林根(Thüringen)還有梅克倫堡-佛珀門(Mecklenburg-Vorpommern),更樂意聽他說點別的,而不是基爾伯特--他的勃蘭登堡。

難道他們不算是他的兄弟姐妹么?難道他們說的不是同一種語言么?(額……至少還有點像是一種語言吧orz)

路德維希當然也惦記著這些兄妹,可最想念的還是基爾伯特——那個曾無微不至地照顧過自己的傢伙。

家裡57年才出生的小薩爾藍(Saarland*1*)曾經問過路德維希,那傢伙到底有什麽了不起的?為什麽比起其他的四個兄妹*2*,他總是更在意基爾伯特;為什麽他總是想著這么一個傢伙,而忽略了一直陪在他身邊11個人*3*?

路德維希很認真的,試圖這么解釋道:
“啊,老實說,很難解釋清楚,而且也不太容易被人理解。
基爾伯特是個既吵鬧,又強悍,而且自負得一塌糊涂的傢伙,在他看來,自己享受特別優待是理所當然的事,如果有人不給他面子,他絕對會沖上去和人幹架,不管那人是誰。”

小薩爾藍那時候當然沒法明白!
……也許現在也一樣…………


路德維希穿過屋子的前廳,沿著樓梯向上,二樓右邊的套間里,有人把鍵盤敲得啪啦扒拉直響……
基爾伯特八成又通宵刷YOUTUBE了。路德維希只能祈禱他別又在房間里開一人樂演唱會,把聽到每首歌都吼一遍。不然薩克森安哈特肯定又要抱怨:“混蛋勃蘭登堡又打擾了我的美夢!!”
——當然,除了睡覺以外,路德維希想不到他還有什麽別的愛好。

基爾伯特的套間里除了他自己,還住著另一個房客——柏林。幸運的是,她完全不受基爾伯特弄出的噪音的影響——這姑娘的特技就是抗噪。小姑娘身材嬌小,說起話來嗓音有點類似蹦豆子……

底樓非常安靜,斯萊斯維希-霍爾斯坦(Schleswig-Holstein)和梅克倫堡-佛珀門(Mecklenburg-Vorpommern)應該已經出門去了。
——總得有人去喂豬,去給奶牛擠奶,否則菲利西亞諾拿什麽去做他的Parma火腿?



路德維希沿著樓梯向二樓走去,於此同時,下薩克森(Niedersachsen)跑下來,與他擦身而過。
“早上好。”姑娘滿臉堆笑容光煥發,路德維希再一次被她那毫無地方口音的標準德語*5*所感動。換句話說,她是唯一一個能和他無障礙交流的人,因為和其他人說話時,路德總得時不時尷尬地詢問對方,他們說的單詞究竟是什麽意思。哦……那可怕的方言……


當然也有例外,這姑娘有次喝醉后,路德維希愣是沒聽懂她說的任何一個單詞。畢竟……哪兒都有方言不是么?

“要是你見到了溫蒂,麻煩把她送到我的套間來。我想你應該有我房間的鑰匙。”下薩克森一邊說著,一邊晃動著她濃密的眉毛,這眉毛是如此的茂盛……讓路德維希總是不自覺地聯想到英格蘭*6*…………

她接著說:“我實在是沒興趣,再去薩克森那找她,也沒興趣把弄得一團糟,還被涂上噁心顏色的她從混蛋勃蘭登堡那搶回來。”然後她就飛速地跑下樓梯,旋風般的衝出了屋子。
——也許是趕著去照料她的小馬,路德維希這么想著。


當終於上到二樓的時候,他聽到右邊的套間里除了有鍵盤聲以外,還有一個男人孤獨的………笑聲,大部分時候是基爾伯特在發神經。因為他知道,這層樓里的所有人應該都起來了,樓下的人都出門去了,他也用不著再憋著儘量別出聲了。

“嘿,樓哈的你個老子句儀爹!老子還要碎覺!”路德維希抬眼看了看樓上,那豪邁的聲音毫無疑問是從頂樓傳來。很明顯,拜仁(Bayern)又在抱怨了。……他要求是不是也太高了……這惹人厭的自由邦*7*。


“表再敲鍵盤了!你丫把唆有淫都弄醒啦!”一聲怒吼從四樓的套間里傳來,萊茵蘭-普法茨(Rheinland-Pfalz)也參合了進來,他一直希望能有個安靜的早晨。

“X%¥*……受不了了!惹不起我還躲不起么我!”薩爾藍(Saarland)一邊咒罵著,一邊踱著他的小肥腳丫子,以驚人的速度從路德維希身邊跑過,“我去弗朗西斯那吃早飯!*8*”小男孩使勁把門一摔,就和之前下薩克森一樣,沖了出去。


“能不能稍微輕點關門!大門又不是從樹上長出來的!!
還有為什麽小薩爾藍總要跑去法國吃飯?!別人會以為我們家連像樣的吃的都沒有!!”
——路德維希的內心在流血

持續不斷傳來的沸騰的水聲提醒著所有人,黑森(Hessen)又把他的咖啡機給放到了過道里。但也正因為這聲音,剛才爭吵的傢伙里有一個安靜了下去……這些傢伙每次開吵就會持續大半天,沒有中場休息。


“嫩能不能表再吵了?”當薩克森剛參合進來的時候,他隔壁的圖林根(Thüringen)馬上附和著他也喊了起來。

路德維希幾乎淚奔……怎么才能在沒有這群神棍的叫嚷下愉快地完成打掃的工作?哪怕一次也好!?

與此同時,住在三樓的北萊茵威斯特法倫(Nordrhein-Westfahlen)正毫無顧忌地通過音樂的力量表達著自己的不爽,他把立體聲音響開到了最大檔…………

“Das Leben ist kein Ponyhof!*9*”的歌聲從他的房間傳了出來。
(*9*:我們的家不是跑馬場!!!--,另,貝多芬的老家在NRW)

路德維希早就知道他的不滿,可北萊茵也沒必要硬把馬糞端到鼻子下讓他聞…………

說到馬廄*10*,為什麽巴登符德堡(Baden-Württemberg)這次這么安靜?以前一聽到關於這個話題的討論,他絕對立馬蹦出來攪和!


路德維希正準備上三樓打掃,如果有可能的話,也試圖讓漢堡(Hamburg)這頭老海狗停止用他那顫抖著的嗓音唱美聲詠嘆調:

“Nachtfieber, Nachtfieber hier bei uns im Norden!”(歌詞:午夜的狂熱,來自我們北部的午夜的激情!)

路德維希遲疑地看著他那最年長的,長著一把鬍子的大哥,手裡拿著用餐巾紙卷好的早餐麵包:
“Moin, 路茨!歐漏!那些傢伙又吵起來了!欸~~真拿他們沒辦法喲~~”

被打趣的傢伙鬱悶地點點頭,準備再次拿起掃帚開始打掃。而漢堡則屁顛屁顛走下樓梯去往二樓。他和不萊梅分別租住在下薩克森套間內的房間里*11*。


“對了,你吃早飯沒?”漢堡隨口問路德了一句,按響了對面套間的門鈴。很快,有著一頭斜分直發的小姑娘,撅著她的小嘴出現在了漢堡面前。

路德維希無奈地搖了搖頭。

“嗯……啊……,我正想找同樣身為Stadtstaat(城市國)的人來和我一起吃早飯,嗯……所以……”老海狗一邊扯著稀爛的理由,一邊伸手拍了下一頭黑發的小柏林的肩膀。(叔叔自重!!)

“如果路德也能來的話,那就太棒了!”(柏林也說方言,同樣沒譯出來orz)
小姑娘微笑著,露出潔白的牙齒,看起來無比可愛——只要她不總用她那又尖又大的聲音突然開口說話。

路德維希猶豫了一會兒,因為還有幾層樓沒打掃。
貼心的小柏林自然知道他在擔心什麽,於是溫柔地笑著說:“啊~~親愛的威斯特~~~等會我也來幫你打掃,別去管那群傢伙啦,切,讓他們嚷嚷去!那個~~~晚點再打掃也沒什麽關係!”(柏林姑娘太可愛啦XDDD,這口氣有一半和基爾伯特學來的吧!

她不由分說地拉上路德維希,漢堡則默契地把路德的掃帚靠墻放好。

當他們身後的房門關上時,世界終於一片清凈。不萊梅坐在已經布置好的餐桌前,輕輕攪動著他的茶杯:
“Moin,你們是喝茶還是需要再煮點咖啡?”他輕聲發問,并往自己的茶杯裡放了兩塊褐色的冰糖。

“不用啦,茶就好!”漢堡自顧自地笑著坐了下去。

路德維希站在一旁,“我還是給自己和柏林去煮點咖啡……”他用平時最愜意的聲音說著,努力忘卻外面樓道的喧嘩。

“去吧,孩子。”不萊梅同情地回答他,視線并沒有從自己的茶杯上移開。

小柏林將凳子咯啦啦地拖了過來,一屁股坐了上去,然後用鷹一般迅猛的速度,把桌上麵包筐里唯一一個罌粟籽麵包抓到自己手裡……

看著她的一系列舉動,路德維希忍不住露出了久違的微笑,開始煮咖啡。




路德維希總是想,他所面對的這么個大家庭,其實一點也不簡單。

但大概只算是家庭成分複雜吧,起碼自己永遠都不會感到無聊。

也許等到下午的時候,他應該問問基爾伯特,難道就沒在YOUTUBE上找到其他更有趣的MAD么?因為他好像聽到基爾伯特的房間里,傳出了施鈉勃女士*12*的聲音…………



fin

*1*:薩爾藍州位於萊茵蘭-普法茨州南面,BRD面積最小的州,在WW2后,直到56年都由法國監管
*2*:原DDR合并入BRD后分為了五個州,這裡的四個指的是除勃蘭登堡以外的四個州
*3*:BRD雜七雜八包括自由市在內的所有州市
*4*作者太狠……竟然叫他倆去喂豬放牛…………梅克倫堡哥哥淚目(被云咩揍了
*5*:下薩克森的漢諾威地區,德語最標準。另外,下薩克森的州徽,是一匹躍起的駿馬,源自薩克森王國的圖騰。
*6*:某種程度上說,下薩克森和眉毛有遠親關係,so,愛好和特長也差不多,作者沒說Wendy是什麽,據本人猜測,是只妖精。
*7*拜仁目前依然是Freistaat,不過拜叔你頂樓也能聽見二樓的聲音……也真orz……
*8*:沒看懂薩爾藍說的一口帶法語腔的de Wackese啥意思……大概是我現在去XX吃早飯的意思, 不過根據下文可以猜出來他是要去腐爛死家……囧
*10*:巴登符德堡州有著名的黑森林,附近農莊基本都有自己的馬場和馬廄,所以用馬廄來形容嘈雜的環境,巴符會很生氣= v=
*11*:漢堡和不萊梅都是Freistaat自由市,地位與拜仁一樣,類似于直轄市一樣的存在,他們與下薩克森的關係基本等同與北京天津和河北省的關係wwww。另外漢堡叔叔他說著一口Plattdeutsch,我沒想好要譯成什麽方言。
*12*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X6fBuIT_ufE 電視上的冷笑話一枚
 
 
 
完全!完全被治愈了!
吵吵闹闹的BRD大家庭真是乐园啊QVQ期待着这姑娘的更多作品……(555地抱住章鱼酱的触手)
把勃兰登堡想成基尔伯特目前还有点违和感不过……感觉又有新的开关被打开了XDDD
 
 
章鱼酱好快!> < 抱住MUA~
当时看见满篇的土豆语时瞬间内牛那个满面啊……
小萨尔他果然有法国腔么www
总觉得阿西既然被他哥养那么久Plattdeutsch应该能听得懂那么点吧moin moin~(被PIA飞
(期待下一篇!
 
 
太可爱了!太可爱了!!!满地打滚了!!!
柏林小姑娘萌死了!!!一大家子操着方言鸡同鸭讲(被揍)也好可爱!!!……可是普君就蹲在房间里从头到尾都在刷youtube么!NEET自重!
每次看到章鱼酱写拜仁的方言就想笑哈哈哈哈(被揍死了
 
 
每次看到章鱼酱写拜仁的方言就想笑+2010 >o<【喂!
想起来以前外教专门给我们放过土豆家各个地方的方言……当即大家都五雷轰顶了什么的啊哈哈哈【哀嚎着“白学了……除了柏林姑娘家的还听得懂谁家的都听不懂OTZ”
拜仁方言……只要老师上课不带那个音就很萌TAT带了就是个杯具【那是你水平不够好么!
 
 
噗……这个这个……这一家子实在是太欢乐了!方言最萌!柏林姑娘太可爱了!听家里说话还得猜的房东先生您辛苦了!
 
 
》S酱: 能夠打開S醬的新開關,本人深表榮幸!!!(請看我期待的眼神@ v@)

》云咩咩:沒錯他就是法國腔!!一眾人里我就是沒看懂他說的啥!!(淚奔

》阿藍藍:嘿,所以一開始阿西才那么生氣嘛XD,死宅多可恨!!相信我,我一直暗戀拜叔的。昂(遠處有人字拖光速飛來……)

》蝎兔姑娘:啊哈哈哈哈那天還準備找你一起來膜拜拜叔方言的!順便幫我猜猜薩爾藍說的啥………………囧

》醬油姑娘:請想象漢堡叔叔說的是一口天津話,普法茨說的是河南話,薩克森則是江浙方言……(爆笑著滾跑……)
 
 
對著另一個地圖視窗終於看完了~~
雖然累但是好歡樂,多語言才多創意多活力啊XD(風涼話
每一個地方的人設都好貼切&有趣wwww
被勃蘭登堡環繞的柏林~~多美的[劃掉]同居[/劃掉]畫面vvvv
章魚大翻譯辛苦,要給每個人的方言想表現法不簡單啊
 
 
小章鱼我爱你!!!
笑翻了哇哈哈哈这个拯救了我文荒的心!!!!!!!!
MUA一万遍!!!
 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 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gilbertbeilschmidt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28-0f3b2f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