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糧Paro!!!

挖一個什麽來著?然後在里面種土豆……
那個什麽胎死腹中的schwarzschokolade的尸體……撿根毛下來orz



基爾伯特對東普魯士的印象,除了收穫的季節里農民們駕著滿載的馬車時哼唱的民謠,原野上星羅棋布的湖泊和沼澤,就只剩那冬日里一望無際的雪原。

當地的人總說,這裡的雪是有溫度的。

它能在融化時,喚醒沉睡了一個冬季的萬物;也能將一切溫暖的氣息,哪怕僅僅只是散落在空氣中的一縷嘆息,帶入沉靜的永眠。

基爾伯特做了一個夢,那從天而降的大雪變成了雨。

而柏林,每天都下着雨——坠落的雨滴带着啸叫,摧毁地面上的一切。

醒來的時候,他只能聽到防空洞天花板上傳來的低沉轟鳴。眼皮處織物的觸感告訴他,對方并不想讓他知道自己身在何處。

拖了大半年,終於清算到他頭上了?

他腦子里飛速設想了幾種可能,比如被帶進一個陰暗潮濕的房間,天花板上垂下還掛著碎屑的肉鉤子,旁邊的椅子上繞著圈鋼琴線。然後他昔日的得力助手,渺無聲息地從角落的陰影里露出不陰不陽的半張臉,用敬語請他務必二選一。

如果估計得沒錯,還會為他準備紙筆,讓他能寫下最後的懺悔。

關於遺言,他早就想好了,格式應該用他平日最擅長的日記體,記錄著時間,天氣,還有——本大爺就算死的時候也是帥得驚天泣地。至於內容嘛,采用裴波納契數列構成字母編碼,把要對阿西說的話藏在洋洋灑灑的俺樣最後一篇日記里。也許過個十幾二十年,他的弟弟能夠看到……當然,也有可能看不到。

在他看來,路德維希總是過於呆板,耍心眼這方面的功夫完全不及俺樣的一個小指頭。可正因為這樣,弟弟才成為了一名優秀的軍人。因為軍人的天職,就是服從命令,其他的一概不去思考。

“當人們對期待的生活充滿失望,且習慣了命令,不懂得愛的時候,會變得很孤獨。”

——不過很遺憾,他知道自己是最沒有資格說這種話的人,尤其對象還是自己的弟弟。

由遠及近地腳步聲,打斷了他滿腦子沒完沒了的假設。他可以聽到對方軍靴在這密閉的空間里踏出的清脆回音,紙張與布料摩擦的聲音告訴他,來人要么是剛辦公回來,要么就是來辦公的。如果是後者,那么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或者半天時間里,自己就得小心應付靴子主人冗長而無聊的問話。

來人漸漸走進,空氣里的氣息很快就凝重了起來,基爾伯特本能的降低了呼吸的頻率,好讓自己打起精神,迎接近在咫尺的審問。



他率先開口,想要先發制人摸清對方隸屬自己手下的哪個部門。然而喉嚨間尚未噴薄而出的氣息,被一塊帶著獨特氣味的東西給堵在了嘴裡。


熟悉的嗓音和鼻息一起,攪動著耳廓上的神經細胞:


“好吃么?”
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“現在物資緊缺,我好不容易才弄到這種口味的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“很驚訝吧?爲了給哥哥個驚喜,我讓他們連夜把你從東普空運回來了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“雖然有點魯莽,不過……哥哥你一定會理解我的……”


路德維希湊得更進了些,往基爾伯特的嘴裡又塞了一塊剛才的東西:“反正也就是早晚的事,于其讓你給東線陪葬,不如回柏林來,我們兩個到死都在一處。”

他的聲音里滿是無奈與自嘲:
“我可不想以後被人說,我的心是屬於元首大人的,你說是不————唔”



——尚未說完的話語,融化在沁人心脾的濃香中。

這的確是用上好的可可豆精製的黑巧克力,溫潤軟滑,苦澀的甜蜜讓人一生難忘。


基爾伯特揭開蒙在眼睛上的手絹,舔舔嘴角邊殘留的痕跡,終於皺著眉頭開了口:


“我說阿西,下次記得別買杏仁味的。”



end



繼續給笛韻太太土下座,沒時間還債,先按照太太的要求湊了一個短的,麻煩將就著先墊墊肚子。

(這算是先苦后甜吧???orz…………雞皮雞皮雞皮雞皮雞皮)
 
 
 
我要先聲明發出來的當天就看到這篇了,不過...是人都會有文盲期...(猛虎落地式
被"我們兩個到死都在一處"給狠狠電擊...果然是生要同眠死要同穴的兄弟(夫妻)典範啊QAQ...(被打死了
可以被這兩個以這種方式餵巧克力,就算那杏仁味道其實是氰酸鉀我也甘願(喂
謝章魚大人~~m(_ _)m
 
Re: 没有输入标题 
= 3=太太覺得能充飢就好……
fc2這邊因為GFW還有三次元原因,基本處於半荒廢狀態orz
 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 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gilbertbeilschmidt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50-8cdd852f